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等待水鄉

聆聽南風...

 
 
 

日志

 
 

厅官黄仕明的“杯具”(转自1510部落)  

2010-07-26 17:41:3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北厅官夫人在省委大院门口被警察暴打一事,看来要落下帷幕了。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终于站出来表态,“性质恶劣,必须依法严肃处理。”

想起今年两会期间李鸿忠抢夺京华时报女记者录音笔、死活不肯道歉的往事,不禁让人感慨,有这样粗暴作风的省长,还能期望其治下和谐太平么?

当然,这是题外话。不受节制的权力总是肆行无忌的,大到大省长,小到小民警,莫不如此。

这起事件堪称新中国“官场怪现象”之一了,解剖这一标本,从中可以发现诸多体制病灶来。

例如,武汉市公安局领导去医院看望陈玉莲所说的那番话,“没想到打了这么一个大领导的夫人”,实在不是因为水平低下,而在无意中暴露出其真实想法,:一般平头百姓,打了就打了呗。现实中,这类事件的确时常发生。

说实话,我是不太认同“误打”一说的,陈本人以及围观人士数次点明了她的身份,可依然阻止不了暴打的继续。这的确令人深感蹊跷,倘若没有更大的领导在背后,那帮民警敢如此痛下狠手么?

可能的逻辑是,陈玉莲因为女儿的医疗事故一事反复多次“上访过”,最终惹怒了某位更高一级的领导,授意看门民警示以“颜色”。

这件事情中,陈的丈夫黄仕明是一个关键。他身为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就是负责信访和维稳的。当自己家出现“冤屈”时,他的政治属性和家庭属性发生冲突。从政治属性讲,他不但自己不能“上访”,还要劝阻妻子不要“生事”。

但同时,他也是一位父亲。女儿遭遇医疗事故身亡,肯定给他带来极大的情感打击,否则也不会时常“独自抱着女儿的骨灰盒痛哭”。要是不任公职,我估计他也会像其他父亲一样,肯定会想尽千方百计,通过种种渠道,为女儿讨个公道。

可是,他只能走组织程序。当组织程序失灵时,他就无计可施了。以常理去度,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夫妻之间大概难免产生裂痕。他不同意妻子“上访”,但自己最后又无可奈何,夹在政治和亲情间左右为难。

即便是妻子被暴打如此,至今也未见黄仕明出来表一下态,更别说“谴责”了。据陈玉莲讲,黄的领导给他很大压力,“他都快疯了”。

行文至此,我的心中涌起对黄仕明的一股同情,“剃人头者今被人剃”呀,在政法系统这么多年来,他大概也难免间接参与了类似的“暴打门”事件吧。

那位公安局长说,“没想到打了这么一位大领导的夫人”。即便是“大领导”的夫人,被暴打后,“大领导”也只能保持沉默,看组织的眼色行事。

有人可能要说,黄仕明只是一个副厅级官员,还算不上“大领导”。但什么样的人才算大领导呢?在一个权力不受节制的社会里,任何一个“大领导”如果得罪了“更大的领导”,就立马有可能飞来横祸了。在这里,比的是权力大小,毫无法治而言。

黄仕明浸淫官场数十年,当然懂得这些道理,因此即便年届退休,将至仕途之尽头,他也不敢有丝毫造次。从中可见中国官场的变态之处。它让人压抑个人情感,一切为组织考虑。在这个体制下,官员人的属性是要为政治属性让步的。

人们对比中外,常常吃惊于国外官员的“张扬”,而感叹国内个性官员的罕见,这不是因为人种的区别,而是源于体制的不同。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