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等待水鄉

聆聽南風...

 
 
 

日志

 
 

“厅官妻子在省委门口遭警察殴打”是暴力维稳(转自凤凰网)  

2010-07-22 10:37:0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篇题为《惊曝!湖北省委门口领导家属被便衣误作信访对象暴打》的帖子称:6月23日上午,湖北政法委综治办某领导的妻子陈玉莲到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的湖北省委机关办事,在门口打手机给政法委领导时,突然从省委大院冲出6名男子,一个身着黑色圆领衫、红色短裤衩、戴着粗项链的光头男人照着陈玉莲头部就是一拳,又照其腿猛踢一脚。被打得东倒西歪、眼冒金星的陈玉莲质问:我是省委干部的家属,你们为什么打我?但继续被打。记者调查核实发现,网帖所述基本属实,被打者陈玉莲的丈夫是湖北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为副厅级干部。(7月20日《新民网》)

这起事件注定会引起轩然大波,这倒不是因为在政府机关门口暴打“上访者”是闻所未闻的事,而是这次被打的是湖北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妻子,守在省委门口的警察,暴打领导的妻子,如此“凑巧”是天意么?笔者以为,这是以维稳为幌子,压制民意、野蛮执法的恶贯满盈。看似不可思议,其实是一种罪恶发展到极致的必然结果,正可谓天理不容!

无法未必无天,善恶总是在因果的必然中以偶然的形态凸显报应。在这起事件中,笔者十分同情这位无辜的受害者,对施暴者充满了愤懑;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就是因为这位受害者的身份和受侵害的程度,才把事件推向了风口浪尖,才可能引起有关领导的重视,也更可能反衬出普通百姓与衙门之间的沟壑之深、之险峻。民众试想与政府对话将面临什么样的风险,从一个厅官的妻子无意间的“以身试法”中明明白白地向社会展示了。

通过“厅官妻子在省委门口遭警察殴打”事件的展示,可以把在上访中引发的各类冲突和处理手段做一个联想,让自己不至于成为“不明真相的群众”。首先,对上访者恣意施暴已是不争的事实了,因为此次事件的受害者陈玉莲只是在省委门口给政法委领导打电话,“就被从省委大院冲出6名男子围住,像踢足球一样在她身上猛踢,数次把她打倒在地。她挣扎着爬起来,其中3人又一拥而上,同时用脚猛踢她的下身,再次把她踹倒在地,上身和头部磕碰在岗亭铁栏杆上。6名男子围殴她16分钟”。可想而知,要是在政府门口喊冤是什么后果。其次,某些政府部门何以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恐慌地步,宁可“错杀”也不容群众进入“禁地”?这样的危急感因何而来值得深思!

这可能是“厅官妻子在省委门口遭警察殴打”事件引发的第一层思考。而事件发生后,有关领导的说辞却令人再度震惊。当日下午5点多钟,武昌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武昌区公安分局政委,水果湖派出所所长等一行看望陈玉莲。分局政委说:“领导知道这事后很重视,你看我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并说,“误会,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这个大领导的夫人”。不知这段话对受害的陈玉莲有没有一点安慰,但对于绝大多数不是“厅官妻子”的百姓来说,简直感到毛骨悚然。这无非是说,进入省委大门的“闲人”是必然遭暴打的,而这次仅仅是误会,是打错了。如果打的不是“厅官妻子”,那就是执法,是在“维稳”。有关领导似乎对打人一点也不意外,意外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正如陈玉莲的妹妹陈翠莲对记者说的:“我在想,如果被打的不是我姐姐,如果是一个农民被打了,是一个普通人被打了,他们领导还会这么重视吗?我甚至想,他们可能连公安干警的身份都不会承认。”其实,谁都会这样想。

笔者不想再深层解读这个事件,从以上两点来看,已经足以使某些政府部门的“维稳”手段昭然若揭,把他们构建和谐社会的“政绩”展露无遗。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